布拉柴维尔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中国人在非洲非洲印象 [复制链接]

1#
彭洋现在哪里就诊 http://disease.39.net/bjzkbdfyy/210716/9192758.html
非洲儿童

烈日炎炎,辽阔的草原,成群的水牛斑马络绎不绝地迁徙,凶悍的狮子和野狗伺机猎食。这是我从影视作品中所了解的最典型的非洲大陆。饥荒,动乱,恐袭,落后,这是新闻中所描绘的非洲社会。对于从未踏上过这片土地的人来说这些已经成为了非洲在他们心中永恒的名片,但是我今天所要讲述的非洲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非洲,没有波澜壮阔的动物大迁徙,亦没有人间炼狱般的痛苦挣扎!

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飞行,我们所搭乘的埃塞班机终于降落在了黑角的机场。黑角,西非刚果(布)第二大城市,用中国人能够理解的话说就是刚果(布)的“上海”,一座坐落于大西洋东岸的港口城市。一下飞机,迎接我的不是“WELCOMETOCONGO”,而是十几个小时飞行后的满身疲惫和刚果机场人员的刁难。扣取护照,健康证,行李箱,总之,他们扣下他们能够扣下的一切东西,而目的就一个:留下美金,然后带上你的东西去看看刚果吧!这就算是刚果给我的一份见面礼吧!

在黑角休息一夜后,第二天早晨便踏上了前往二百公里外工作地的旅程,一次好奇的旅程!乘坐我们自己的中巴车,我们来到了一间西餐厅,里面琳琅满目摆满了各种蛋糕和甜点,这让习惯了以豆浆油条作为早餐的我们这群中国人多少有点不知所措,我们索性胡乱点了些胡饱肚子就匆匆上路了。在市区转了好长时间,到处都是低矮的房屋,偶尔会遇到好一点的高楼,街道似乎也不是很整洁,心中就想,这就是号称刚果的“上海”?感觉更像是坐公交车逛菜市场。

中巴车渐渐驶离了黑角市区,一路上时常见到三三两两的刚果人,或许是天生热情,亦或是见到中国人很好奇,他们总是双手竖起大拇指,嘴里喊着“西努阿,棒如”,当然我们也用微笑回应他们。我们走的路是一条中国人援建的从黑角去往首都布拉柴维尔的公路,虽然已经竣工,但是还没有通车。隔一段路就会有荷枪实弹的刚果军警设的关卡,运气好的话可以通过,运气不好中巴车就只能走修路留下的临时的道路,要是遇到一辆相对而来的工程车辆,那灰尘完全可以把整辆车给埋没了。走着走着,海拔渐渐高了起来,开始一路都是茂密的热带雨林,再后来,变成了长满荒草的山地丘林,同时也变得越来越荒芜。与想象中的草原,雨林,完全不一样,看不到猎食的狮子野狗,也看不见成群的水牛斑马。就这样,我们到达目的地时谁的身上都是一身的黄土。

整整坐了一天的车,终于到达目的地。但我却一点也高兴不起了,这就是非洲吗,这就是我好奇的非洲么,我是不是那根筋搭错了,竟然到了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后悔的心无以言表。

踢足球

到了工作地以后,工作中开始接触到刚果人。不知道是极少言语的我来到刚果后改变了性情,还是刚果人的热情感染到了我,我竟喜欢上操着蹩脚的英语和刚果人交谈。和大部分中国人一样,以为见到个外国人说句“Howareyou?”人人都能听懂,却不知这里人都只说刚果语和法语,能说能懂英语的人很少。当然这里的义务教育很普及,人人都能说两个英语单词,也有少部分人能多说两句英语。所以我刚开始认识的刚果人都是能说点英语的人。就在这样的交谈中,他们告诉我他们的名字,他们有几个老婆,有几个孩子,他们的家在哪里。渐渐地,我开始意识到,除了我是黄皮肤,他们是黑皮肤,其实我们有很多的共同之处。

我交的第一个刚果朋友他是宾贝尼,第一次见到他时他正在给工程车辆记车数。我试着用英语和他打招呼,发现他会说一点英语,这应该是我刚来几天就能和他成为朋友的原因吧。就这样,我们一直用英语交谈,聊着聊着,越发觉得他人不错,到最后,我们竟然互换了电话号码,而且他还答应我第二天给我看他家人的照片。第二天的时候,他真的带着他家人的照片给我看,照片上是他的妻子和四个孩子,每个孩子手上拿着一瓶可乐,每个孩子都是那么高兴。要知道,这里一瓶可乐折合人民币得五块钱,可是他们的工资每月不足千元。他的脸上总是洋溢着腼腆的微笑,或许这是大部分中国人所没有的。

时间慢慢过去,像宾贝尼这样的刚果人我也认识的越来越多。在同他们相处的过程中,发现在他们黑色肌肤的外表下每个人都有着一颗热爱生活的心。他们拿的工资不高,可是在工作中我看到的是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欢快的笑容。

和我一起工作的有三个当地人,因为平时工作都在一起,所以慢慢地之间越来越熟,其中一个叫巴格拉。因为我们这里不给当地人提供食宿,一直也不知道他们平时吃什么。我想深入的了解他们的生活,有一次我就提出中午和他们一起去吃饭,他们也爽快地答应了。到了中午,我没有去食堂,而是拿上一千非郎(折合人民币十元)跟他们去吃饭。这里比较偏,周边只有几户人家,就更别提饭店了。几个一起走到一户人家,周边还有几户,都围满了我们的当地工人,我们到的那户人家也一样。我把钱拿给巴格拉,不一会,他便拿来了一大包芭蕉叶包着的东西和一盘煮得浆糊糊的豆子,我也不知道芭蕉叶里包着是啥。然后几个人就在附近找了块空地席地而坐,实物放在中间,巴格拉拿给我一块像糍粑的东西,然后几个人就开吃了。吃第一口感觉有点酸,又有点甜,总之带着一种陌生的味道,难以言状。虽然不是太好吃,但还是吃完了,不然下午可得饿着肚子了。事后好长时间才知道那个是发酵后的木薯,而且当地大部分人都是以这样的木薯为主食,一般会伴着煮烂的豆子或者油煎的鱼一起吃。我不是很习惯他们这样的饮食,但自此我知道他们大部分人吃什么,是什么味道。我不知道在这里的中国人中和他们一起吃他们的午餐我是不是第一个!

当所有的这一切见得越来越多,对眼前的一切也就变得习以为常了。芒果吃两个很新鲜,好吃,再多就不想再吃了;香蕉吃一两串,也就腻了;菠萝吃多了,嘴里也起泡了,再吃就吃不下了。好奇心慢慢消失以后,留下的便开始是平淡和烦躁。

作者和他的非洲同事

与在国内不同,这里物资非常匮乏。从国内带来的洗发水用完了,附近却没有地方卖;食堂的饭吃腻了想加点餐,却找不着饭店,工作时间长了,想放松一下,可每月却只有一天假,而且还找不到地方去玩,只能乖乖的呆在项目部;想家了,却不可能订张机票,跑几万公里跑回家去见家人;到过生日了,却不可能有家人陪在身边。除了上班就是睡觉,除了睡觉就是上班。工作中的遇到不顺,生活中遇到烦恼,统统只能听曲音乐排解一下。总之,我已经对这种生活厌恶到了极点,恨不得立马回到国内,永远地离开这种枯燥的生活。

但痛苦终归是痛苦,暂时回去是不可能的,排解还得靠自己。我开始读从国内带来的英文小说,学习英文,跟着当地人学习法语。慢慢地掌握的法语单词越来越多,和当地人交流越来越顺畅。能说英语的人毕竟很少,用英语和他们交流也不可能太深入,所接触的面不可能宽。但是能用法语和他们交流却完全不一样,所以当我渐渐能够用法语与他们交流时,我便又走进了一个更加宽广的世界,在那里我不再被这种枯燥的生活所折磨,在那里我收获的将全是快乐。

说实话,我是个比较叛逆的人,我不喜欢过着枯燥保守的生活,我更愿意用开放包容的思维和态度去理解和融入新鲜的事物。或许是出于对人身安全的考虑,或者是对于未知事物的恐惧,感觉这边的大部分中国企业和个人都在有意无意地将自身与当地隔离,不能够深入地融入到当地的社会生活中去。而我并不喜欢这种过于保守的态度。什么样的思想决定什么样的行为方式。

既然来到这里,那首先注意到的就是当地的服装了。如果不置办一套当地特色的服装总感觉会缺点什么。所以我找当地人询问哪里有做衣裳的裁缝,让他带我去定一套当地的衣服。与普通的衣服不同,当地传统的衣服布料比较花哨,但是特色鲜明。到地方看到裁缝有些年迈,一条腿严重残疾,应该是小儿麻痹症引起的,或许对于他做裁缝更适合他吧。虽然有残疾,但他却有一位正常的妻子和几个孩子,看上去人比较随和。他说做一套衣服需要五千非郎(折合人民币五十元),然后我挑了一下布料,但是没有我要的那种,我只好跟他说我不喜欢哪种布料的,让他自己看着做,说好后我便离开了。待到付完钱拿到衣服后一试,还挺合身。

足球虽然在中国不咋流行,可是在这里几乎人人都会踢足球,特别是小孩,更是经常踢。但是这里条件简陋,但那都没什么。没有足球,就用尼龙袋自己包裹做成足球;没有球鞋,那就光着脚踢;没有球门,那就那两根棍子插上自己做上球门。总之,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有户人家前面有块空地,经常有成群的小孩踢比赛,有个中年男子做裁判,我去看过两次。每次去,那裁判的孩子总会热情地拿一张椅子让我坐在旁边看球。踢到最后,获胜一方的孩子裁判会奖励给他们一小袋米,然后领队的孩子会举着这袋米,其余的跟在他的身后,载歌载舞绕着房子转两圈,以庆祝他们的胜利。孩子们散去后,那位中年男子找到我让我去看一样东西,我开始一脸迷惑,但跟着他走。他将我带到他家屋后,到那才看到有两块太阳能电池板和两个电瓶。这边不像国内,电力匮乏,只有极少数的城市才有电,小村子里根本就没有电,所以看到他家有这个我感到很惊奇。我们项目部有好多卡车,里面有电瓶,原来他以为有坏的车子能拆下电瓶给他,我也只好拒绝他,跟他解释我们卡车的电瓶没有多的,即使坏了也是要修好的,当然他也理解了。紧接着,我回到之前的椅子上,他从家里拿出了一打照片和几本书。他一张一张地给我介绍照片,看了照片我才指导,原来他是基督教的神父,他和他的妻子都是传教的,上面好多都是他和妻子在布拉柴参加宗教仪式的照片。最后他想给我基本基督教的书,可是无奈全是法语,我也看不懂,我说我会看英文的,他又上屋里去找,结果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英文的,那也就作罢了。到最后,我们聊了一会,我便告辞了。

这里很多人喜欢喝酒。有啤酒,有威士忌,有当地自己酿的粮食酒,也有自己酿的果酒。我更加偏爱当地人酿的果酒,应该是棕榈子酿的。塔木巴长期跟我工作,所以跟他很熟,棕榈酒就是他带我去喝的。就在自家门前摆了两条长凳,上面熙熙攘攘地坐着喝酒的人,边喝边聊,甚是热闹。虽然这里好多人有酗酒的习惯,但是这种棕榈酒也就是一种含有酒精的饮料吧。刚坐下,酒主任边拿来一瓶刚装好的棕榈酒和两个杯子,倒满两杯。塔木巴也学着中国人的方式主动和我碰杯,然后再饮。我慢慢抿下第一口,感觉一股酸甜中夹杂着些许酒精的味道,还不错,然后便大口地饮下整杯,竟不知不觉饮下了三杯棕榈酒。三杯饮下,感觉有些兴奋,便加入了他们的聊天队伍中,最后兴尽而去。

晚霞

就这样,当我渐渐了解和融入他们的生活时,才发现,刚果人其实是一群热情可爱的人。加入我从未来过这里,我绝对想不到非洲黑人是如此的平易近人。经常会看到很多人在网上说非洲黑人懒惰,不讲信用,滥消费等等,这些说辞总会让人拒他们于千里之外。到今天我才知道,正所谓道听途说,不足为信。非洲人身上确实存在很多中国人所谓的缺点,但这些并不能够湮没他们的优点。他们对生活对他人充满热情,人与人之间相处不像中国人那般冷漠,这些都是我们所不具有的。假如有人问我非洲如何,我会说非洲很可爱,这就是非洲,当我离开他时,我会不舍!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